2019年11月30日

南医思政课开到帕米尔高原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18rank.com/,植物栽培

位于帕米尔高原的苏巴什村,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居民总数497户。这里是南京医科大学组团式援疆医疗队援助的海拔最高的驻村点。新时代如何把科研论文写在中国大地上,如何找到自身专业和国家需求的契合点?主题教育开展以来,南医大药学院“青年找药人”实习项目的师生来到这里寻找答案。

青少年阶段是人生的拔节孕穗期,最需要精心的栽培引导,为此,学校和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克州人民医院特意为同学们安排了一批“重量级”的讲师团,“白衣圣人”吴登云就是其中的一位。

割皮救人、抽血救人、开创内科、外科、腹腔科等各种手术,今年是吴登云驻扎在边疆的第56个年头。10年前,吴登云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获得卫生部“白求恩奖章”时,作为校友,吴登云曾到药学院研究生陆红丹的初中母校做事迹分享。此次新疆克州实践行,陆红丹作为优秀研究生代表,再一次与吴老相见,聆听他的教诲。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和病人打交道,必须具备两个要求:一是要全心全意关心病人,把病人当成自己的亲人;二是要有较高的医疗技术,治不好病人,同样不是一个好的医务工作者。”吴登云说,在扬州,不缺他这样的医生,“但新疆更需要我,少数民族同胞更需要我。”

海拔3640米的思政小课堂,也是民族国家大义的大课堂。医务科援疆6年的副科长单泽昊、医务部援疆13年的部长张振海、药学部援疆14年的赖主任、两次援疆的武晓春主任……陆红丹和很多同学都在自己的《实习报告》中这样写道:看到他们,我们不禁思考,我们应该做什么?

在源远流长的中华医药文化中,少数民族医药是重要部分。柯尔克孜民族也有自己的医药传统,柯族医药的开发是克州卫健委的工作重心。柯尔克孜民族医药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克服高原反应、恶劣天气,足迹从阿图什郊区荒漠遍布至5000米海拔的帕米尔高原、天山山脉,为保护开发民族医药始终坚守,“找药人”的精神让南医师生深深感动。

“此行不仅要学典型,更要深入基层去调研。”临床药学的几名研究生同学走进克州医院病房,了解本土常见的皮肤性疾病与诊疗方法,针对不同患者疾病的不同时期如何开展用药和药物辅助治疗等综合治疗进行实践。他们还前往乌恰种植基地,进行野外植物资源的考察。辛洪亮副教授从自己的专业方向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例如利用新型技术培育和种植柯医药特色草药、将经典的验方制成剂型等。

同学们结合自己的专业研究方向,给出了调研后的思考:充分利用南医大药学科研优势,多思考药材的培育和开发,不断探索新剂型、新技术,确定药物疗效,尽快投入临床使用,将民族医药发扬光大,迈入现代化和国际化。

南医大援疆团队近三年的工作,“润心计划”“银发援疆”等项目在当地全面开展,“组团式”援疆理念也被整理汇编,作为援疆标准的建设经验推广。他们把精湛的医术、先进的理念送到边疆,将赤诚的爱心奉献给了克州的群众。

师生参观了附属克州人民医院的20层大楼,EICU、健康管理中心、中吉医疗联合体以及克州“1+4+N”医联体联盟,更加制度化、规范化、人性化的诊疗制度。在EICU中心,他们看到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汉族同胞齐心协力,为患者的生命健康而共同努力;在健康管理中心,他们感受到“一带一路”的中吉医疗联合体的医疗援助辐射,这些都是南医大援疆医疗人员忘我付出换来的心血成果。

“我能明显感受到同学们从思想上接受了一次激情与奋斗的洗礼。”南医大药学院党委书记江宁玉说,学院已经与柯族医药研究院合作,组建了对接的药学科研团队,将柯尔克孜民族医药进一步深挖、整理、传承,并将研究院挂牌为南医大药学院思政教育基地和学生实践基地,“以后每学期、每年,我们都要遴选优秀同学去,让它变成一门药学援疆实践课,也让它变成一门药学思政‘必修课’。”

SHARE:
农村露天蔬菜种植技术 0 Replies to “南医思政课开到帕米尔高原上”